亮风台官网首页Logo
产品

GMIC 2016|亮风台AR观:软硬结合平台化

发表时间 2016-04-29

4月28日,GMIC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召开。亮风台创始人&CEO廖春元出席会议。作为专业的AR团队,亮风台认为:AR本质上是计算机视觉和人工智能,AR要发展,主要靠八个字:软硬结合,构筑平台。同时,也需要硬件、软件、内容三方协调。

以下是圆桌阵容

嘉宾:廖春元

创始人、董事长兼CEO,亮风台

嘉宾:刘俊峰

CEO,众景视界(北京)科技有限公司

嘉宾:范广斌

CEO,蛋窝科技

主持人:王湘云

管理合伙人,盛景母基金

圆桌实录

王湘云:大家好,嘉宾们好,我代表大会先感谢各位嘉宾的到来!这个论坛嘉宾主要都是在AR/VR领域的创业者,所以希望今天能跟我们的嘉宾分享一下在AR/VR领域的一些创业规划和感想。先请各位嘉宾介绍一下自己和公司的情况。先请廖总。

廖春元:大家好,我来自亮风台,亮风台是来源于发起人家乡一座山的名字。公司成立于2012年12月,那个时候估计大部分人还不清楚AR是什么。我们从一开始就专注于AR,现在上海、北京、美国已经成立了研发中心,我们在国内第一个发布了软硬结合的AR技术平台,包括SDK和智能眼镜,目前完成了A轮的融资,可能是AR技术团队中估值最高的。

廖春元:我们去年11月发布的HiAR Glasses,是国内第一个双目的增强现实智能眼镜。视频中完全还原了工业设计的外观。第一代的眼镜镜片还比较厚,现在我们正在研发第二代,厚度将会减少很多。大家可以从视频里看到,HiAR Glasses有两块独立的显示屏,虚拟内容通过显示屏折射到光学镜片中,所以眼睛能够看到虚实结合的效果。特别强调的是,我们一直坚持软硬结合,希望把软件,尤其是人工智能方面能够再推进一点,让计算机有真正的环境感知能力。   

 
目前我们已经在旅游、教育、游戏、工业等领域展开优质、深度的合作,研发了很好的应用,产品的覆盖人数已经过亿,后面希望有更多的机会跟大家一起合作。介绍暂时到这里,谢谢。

王湘云:请下一位CEO。

范广斌:谢谢主持人,我来自蛋窝科技(EggVR),是一家做360度全景VR内容的提供商,我们打造从相机方案,到拍摄制作,到发布的一整套端到端的方案。而且我们致力于发展行业的内容,目前涉及的领域有旅游、影视、娱乐、教育行业,还有一些VR直播服务。我们在跟一些合作伙伴做VR内容方面的探索,包括中国首场女篮WCBA决赛的VR直播制作,海南的VR旅游风景展示等等。

刘俊峰:我叫刘俊峰,是众景视界的CEO。下面请导播放一下视频,这是国内首款针对于户外运动专项打造的一款智能眼镜。大家请看一下大屏幕。(播放VCR)

刘俊峰:这款是我们专门设计的一个户外运动智能眼镜,这个属于AR领域。其实我们众景公司是在AR/VR都有技术积累的公司。我们其实是基于AR/VR的硬件产品作为核心和基础,为用户提供优质的AR/VR闭环体验的一家公司。这里边关于AR/VR,我们给用户提供一整套完整的解决方案。

王湘云:虽然是创业公司,但都各有特色,非常地精彩。下面这个问题我想问一下三位CEO。AR也好,VR也好,大家都说2016是VR的元年,AR大家也在热议,说是未来是不是有可能比VR有一个更大的市场。在你们看来,是怎么看待VR和AR所带来的现实?有哪些关键性的应用和场景?请各位CEO给我们展望一下。廖总。

 
廖春元:其实VR和AR的历史可以再往前面推演几十年。几个月前,我们在上海接待了VR之父Ivan Sutherland。Ivan教授在1968年发明了第一台VR/AR设备,被称为“达摩克利斯之剑”,当时的设备还非常笨重,像一个房间那么大。2014年左右,Oculus出现后,大家看到VR开始慢慢走向民用,成为大众产品。2015年以后,AR的关注度也开始提升。产品的诞生包括很多因素,第一硬件运算速度要快,能耗要低;第二软件,包括算法要落地;第三内容,需要通过内容来教育大众。

2015年以来我们看到了在VR、AR很大的发展,具体到AR,我相信它其实有独特的挑战。可能大家平时接触VR多一些,但是AR和实际场景结合更紧密。不久的将来,特别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,AR对于解决线下的物理操作和线上的信息获取割裂的问题,有它的独到之处。

举个例子,我今天早上在飞机上看报道,在整体图书销售量下降的前提下,中国这几年的童书反而发展得很快。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,就是父母其实是希望小孩用物理的书和玩具。但是如果只有物理的书,就会丧失多媒体的交互。AR正是有可能把物理的操作、物理世界中的知识、玩耍的过程和多媒体交互结合在一起的手段。其次还有旅游的场景。旅游前旅游后大家讨论得很多,但旅游中的体验却一直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。假设我们游玩泰山的时候,看到石刻上面写的都是繁体字,不认识怎么办?如果用AR,自然图像识别技术可以帮你找到想要的信息。AR还可以像时光机,让我们可以和之前到过这里的人进行互动。还有很多工业的应用场景。大家知道火箭上的零部件有多少吗?400多万个部件。这么多的零部件,让训练和维修极其痛苦。如果用AR来帮助识别部件,指示工程师维修和安装的步骤,会节省大量的时间和金钱。

虽然AR现在还在起步阶段,但是我相信它会成为更底层的计算平台,会在教育、游戏、建筑、工业领域发挥更大的作用。现在是手机的时代,可穿戴的AR智能眼镜有可能就是下一个时代。

范广斌:谢谢廖总的分享,我是这样看这个问题的。VR和AR我认为都是相通的,虚拟和现实之间的问题,我认为它是一个哲学性的问题,这个哲学性的问题搞清楚之后,技术的定位就可以找到自己的落脚点,也知道他们的关系了。虚拟和现实之间,我把它分为七个层次,一端是现实,一端是虚拟。有虚拟现实,也有现实虚拟,也有增强现实,也有增强虚拟,在中间就是混合现实。举一个例子,实际上这些概念,在互联网的某一些业务中是有涉及的,比如说现实虚拟,现在的电商,我认为它就是一种现实虚拟的表现形式。因为你在网页上所看到的这些虚拟物品,后端都是对应现实的产品的,都是可以实时发货的。未来的虚拟与现实,我认为它会融合在一起,包括智能硬件。就像我们今天所戴的眼镜一样,未来它会是透明的,想让它展示完全虚拟的东西是可以的,让它展示现实的场景,也是完全可以穿透的,是在现实上进行虚拟的叠加,还是在虚拟上把现实的一部分内容放上来,可以根据不同的程度来调配。在混合现实里面,也有一部分的内容是跟图像相分离的,更多的是将人介入到虚拟世界、现实与虚拟世界互动的问题。比如说人体的动作捕捉,你在虚拟环境里面的交互,我觉得都已经是在MR的范畴里面。

王湘云:范总也提了AR、VR,还有MR,很多概念,大家可以慢慢消化,刘总。

刘俊峰:VR是怎么理解的?它能够给你提供一个模拟现实,又无限逼近现实的完全沉浸感的一种体验。沉浸是什么意思?会有各种感知,让你无限地逼近现实,比如像你的视觉、嗅觉、味觉,包括对速度和加速度的感知。这是对虚拟世界的无限增强。AR我理解也不是一蹴而就的,有几个发展的阶段。比如第一个阶段,它一定是基于现实的,做一些信息的增强和交互。第二个阶段是在此基础上接近于现实的3D互动。随着技术的增长,比如说我们的显示屏幕分辨率可以达到4K、8K,更重要的是我们对于人体自身的感知和反馈,对于周围环境的各种参数的感知和反馈,以及交互系统能力的无限增强,还有就是我们芯片计算能力的增强,以及最终的产品,在体积和重量上都做了非常优质的轻量化和小型化的设计。这样的话,未来所谓的MR时代自然就来临了。

王湘云:一看刘总就是搞技术的。下面的课题就回归到创业项目本身。AR也好,VR也好,所有人都看好这样一个宏大的未来。但是作为一个创业公司,规模、人才、资金都是非常有限的。你们是如何考虑自己的发展和成长路径?你们的定位是什么?在这么大的蓝图中,你们选择走哪条路?希望几位想跟大家分享一下,廖总先。

廖春元:首先还是从产业链来看。整个AR的产业链有三大板块,第一是软件,核心技术仍然是计算机视觉和人工智能。第二是硬件,现在是智能手机的时代,将来是智能眼镜的时代。第三是内容。对于早期的创业团队来说,一定要选择能发挥自己优势的途径。我们分析后认为,以软硬结合的思路,从平台切入,是更适合我们的发展途径。

我们的团队是技术出身,2006年开始,我就一直在做AR相关工作,团队成员都在AR软件方面有深厚的积累,我的合伙人则是手机行业出身。所以我们决定先发挥长板。在平台的基础上,我们再和垂直领域的专家、行业的排头兵合作。先平台再垂直,也许我们将来会成为大生态的一部分,也许我们会更垂直于某些行业的闭环。从模式上来讲,最开始to B、B to C,终极向to C方向发展。

王湘云:想得非常清楚,范总请。

范广斌:AR和VR,从产业发展来看,前几年,AR是首先起来的,但是AR在去年和前年逐渐开始热起来,到今年已经非常热了。VR起来的速度,趋势比AR更快。未来我认为AR和VR会融合在一起,最终极的目标是融合在一起的,蛋窝科技是从市场切入更快的角度,从VR入手的。在VR的基础上,让大家有全景的体验开始布局。我们业务发展的路线是从2B开始的,VR的产品直接大规模到消费者手里,我认为可能还需要有一段时间,因为它整个的配置、设置还需要B端的辅助,所以基本上我们的战略走的是2B服务,让B端能够服务它自己的客户群体,这种路线首先是2B2C,长远来讲未来都是要2C的。

王湘云:好像有点类似,都是要先考虑2B市场,再逐步过渡到2C平台,刘总呢?

刘俊峰:关于路径我提三点,第一点你要非常明确你的聚焦方向,其实也是一种2B,一定要明确你的方向,用户是谁,他的需求是什么,你提供什么样的服务,这一点非常重要;第二点,我们对于生态资源的一个建设;第三点就是我们在内容、社群、互动这方面要做一定结合。

王湘云:看来对于创业公司来说,做一件事情首先还是要找到适合自己的定位,先做垂直,然后不断地扩大。我想了解一下,在创业的过程中,大家在自己所在的领域遇到过什么样的挑战、困难?尤其AR、VR涉及到这么复杂的系统化技术,请大家谈谈真实的感受。

廖春元:其实还是三点,软件、硬件和内容。

第一软件,AR软件跟VR不一样,AR是重在人工智能和计算机视觉方面,让计算机去理解周围的的环境,感知周围的场景,包括交互动作,所以就不可避免地会面临跟AI(人工智能)同样的问题,尤其是碎片化。我们现在没有办法用统一的理论框架去解决所有的人工智能问题,AlphaGo很厉害,但它也不能识别出任意一张图片。底层的AI还有很多路要走,但是并不意味着不能落地,如果我们考虑技术的边界,在垂直领域是完全可以落地的。

第二硬件,首先AR的计算量很大,对于计算的速度和能耗要求非常高,其次AR还涉及到光学系统。Magic Leap如此引人注意,其光学系统做得非常好是原因之一。

第三内容,需要整个产业链一起努力,各个垂直领域和技术有互动,这样才能更快地产生更多的内容,让用户得到真正的好处,整个产业才能发展起来。所以我觉得软件、硬件、内容是我们面临的挑战。

王湘云:你刚才说到每一个领域可能人工智能都是不一样的,亮风台会优先发展哪个行业?

廖春元:根据市场的反馈,最近几年教育、旅游、游戏、工业等行业会最先发展起来,这几个行业的技术也相对比较成熟。并且,行业的发展需要迭代。比如小孩子是用卡片在体验AR,下一步就可以直接扫描一个苹果,告诉他们这是Apple。

王湘云:任何一个行业都值得深挖,都可以做一家上市公司。范总。

范广斌:我觉得创业本身就是一个探索的过程,实际上没有太成熟的方案,让创业公司直接拿来用,包括产品的打造,拍摄制作的过程,如何做到图像的同步及无缝的拼接,能够通过一些技巧,或者通过软件的方式做到优化和后期处理,再到后期的发布平台,这里面的挑战都是非常多的。在终端的适配上。无论通过智能手机展示VR的这种形式,还是重度的HTC的VIVE的头盔,他们每一个平台都有自己的一些独有的软件和SDK。其中包括他们对VR,对图形处理方面的支持,也是不尽相同的,所以VR现在在显示方面还没有完全非常成熟的标准。这就导致了我们在不同的终端上看的效果是不一样的,甚至有些手机能播放,有些手机就放不出来。这些问题都是我们也逐步在摸索、探索,在逐步解决的。我觉得这是每个创业公司都面临的问题,也是非常有趣的事情。

王湘云:一看就是已经深入其中了,谈得非常地具体。刘总呢?

刘俊峰:我理解所谓的挑战,像技术、产品、市场、用户,这四大要点之间的关系以及一些发展节奏。比如技术,它肯定是要前瞻于产品,并且要高于、大于产品的。但是产品可能只是技术的一个恰当的子集,同时又必须要落地,要和场景、用户需求配合,这才是好的产品。

给大家举一个例子,比如说我们前段推出了一款运动智能眼镜,就是针对户外场景,户外有什么痛点呢?比如户外经常有强光,太阳特别强,就得有一个自动变色,能够有紫外线保护眼睛的抗冲击,能够保护眼睛的镜片。同时强光下,可能我们好多显示设备,像手机都看不清楚了,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?我们针对这个情况做出了一个设计,这样保证不管是阴天还是大晴天,他永远能够看得清楚,我保证你的工作效率是第一位的,他一骑车、一爬山可能就是6小时、8小时,续航怎么样?我们把续航做到了连续工作、开启屏幕8小时,就是非常实实在在的设计。还有就是户外运动,你总得下点雨吧?不能一下雨就短路了,所以我们又做了专项的防水设计,还有户外运动,像专用的蓝牙、传输技术,让它成为户外运动的各种设备核心,因为双手被占用了,这个时候去拿其他装备可能都不太方便,但是在眼前能够看到一切,因为它是整个户外小局域网核心的载体,这样能够给用户提供最高的服务体验。

王湘云:我抓取刘总说的一个关键词,就是产品,产品可能是技术的子集,但它是连接技术、市场和用户的一个枢纽。尤其是AR、VR这种新的领域,如何能够形成优秀的产品,并最终形成市场销售是很重要的。在座的三位CEO都是国内创业公司的代表。也许有人并不特别认可中国能够在AR、VR技术领域成为引领者,我相信你们过去都面临着这样的挑战,甚至是置疑。你们怎么看?作为中国的创业公司怎么跟国际上的技术PK,或者是怎么去合作?请廖总开始。

廖春元:第一是行业的特点。AR技术仍然是计算机视觉和人工智能。国内有一批人工智能创业公司已经做出了很好的成果。在国际顶级会议上,发表专业成果的半壁江山都是华人。在人工智能、在软件上,虽然我们跟国外还有一定的差距,但是差别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大。亮风台的团队中有三位合伙人有十多年的海外工作经历,在海外的大公司里也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绩。我们已经具备世界一流的水准,没有必要自卑。国外的同事是来自MIT、Stanford的博士,但是我们仍然可以做得很好。

第二就是产品的差异化。我们肯定不能跟巨头死磕,怎么找差异化?从地域、文化、行业方面考虑。我们有一个合作伙伴来自二次元领域,二次元在亚洲远远比在欧美流行,这跟地域相关。另外,其实数据也有本地性。我们基于中国人的人脸训练出来的算法性能非常高,2015年12月时,亮风台对人脸五官定位的精度在国际标准测试集ibug上超过所有已经发表的结果。更别提咱们硬件的产业链,即使是美国的产品,也是在中国深圳生产的,这一点我们具备有一定的优势。

王湘云:廖总真的是一个非常有煽动力的CEO,很有说服力。

范广斌:现在科技界人士在中美之间,在国际上的走动越来越多了,差异越来越小。我们公司本身来讲,我们的核心成员也是从硅谷回来的,像谷歌、Facebook这些公司,经常去造访,Facebook的CEO之前也亲自去交流过。就技术水平来看,除了在核心部件上,国内外还有一定的差距,比如芯片,核心的显示部件等等,在内容和服务方面,我们所涉及的这个领域实际上已经没有太多的区别了,它反而更是一种本地化的事情。前几天我们在上海就给刘嘉玲和吴奇隆主办的一场Ed Hardy时尚发布会做了VR的虚拟现实内容的制作。这个完全都是本地化的,因为所有的粉丝,包括现场的气氛,体现出来的文化差异,包括市场的差异,是国外公司很难理解,也不具有的一些资源。

另一方面,国内的公司,比如做智能硬件的华为、小米这些公司已经逐渐地走向国际了,在国外做到TOP3、TOP5的智能硬件的位置。虚拟现实,包括MR的未来设备,可以作为智能手机的下一代的新型的智能硬件和平台。平台之上的内容肯定是要本地化的。所以我觉得这个行业非常大,机会也非常多,也欢迎大家多多进入这个行业,共同地促进这个行业的发展。

王湘云:本地的内容和服务是我们撬动新兴行业的一个优势。刘总呢?

刘俊峰:我同意两位老总的意见。其实我们自身的技术能力还是相当不错的,完全可以以自身技术作为基础,以开放的心态把国外好的软件、硬件的内容结合进来,做一个补充,这样能够形成一个完整的落地的产品。针对国内的内容、服务、渠道,做一个优质整合,形成完整的一个闭环,这个反而是我们国内公司的独有的优势。

王湘云:看来各位老总都是有备而来进入AR/VR领域的。经过他们的讲解,我对我们国内企业在AR/VR领域有了非常强的信心。最后一句话,请各位和大家分享一下。

刘俊峰:AR/VR是人类新的探索和创造,能够在AR/VR领域里做引领的人,一定是勇于探索、勇于创造,而且心中怀有梦想和追求的这么一群人。所以我们众景视界的理念就是为热爱和创造而设计。

王湘云:谢谢。范总。

范广斌:VR和AR这个世界非常大,可以说是海阔凭鱼跃、天高任鸟飞。蛋窝科技提供VR端到端的解决方案,我们也希望用现有的方案跟各个行业的玩家去合作,帮助大家进行VR的快速升级,一起来共赢,共同推动这个行业的发展。

王湘云:廖总。

廖春元:生活不止有苟且,还有远方和AR。

王湘云:廖总和俊峰都毕业于清华,范总和廖总都是硅谷回来的。中国的AR/VR事业里,有着中国培养的最精英的人才和华人中最精英的人才,是未来中国AR/VR事业的精英力量,我们对未来充满信心和期待。谢谢三位老总,期待下次再见。